Menu Search
 
 
 
 

晁说之

晁说之[公元一〇五九年至一一二九年]字以道,字伯以,因慕司马光之为人,自号景迂生,巨野(今属山东)人,或说澶州(今河南濮阳)人。生于宋仁宗嘉祐四年,卒于高宗建炎三年,年七十一岁。

  元丰五年(1082),进士及第,苏东坡称其自得之学,发挥《五经》,理致超然,以“文章典丽,可备著述”举荐。范祖禹亦以“博极群书”荐以朝廷,曾巩亦力荐。元符三年(1100),知无极县。应诏上言祗德、法租、辨国疑、归利于民、复民之职、不用兵、士得自致于学、广言路、贵多士、无欲速无好高名等十事。后历任监陕州集津仓、监明州船场,通判廊州、提举南京鸿庆宫、知成州。靖康初,召至京,任秘书少监兼渝德、寻以中书舍人兼詹事。力言三镇不可割,谏止钦宗不可弃汴京出狩。

  高宗即位,接猷阁待制兼侍读。其说颇杂,不专一师。从司马光学《太玄》之学;又以邵雍弟子杨贤宝传其先天之学,以穷三《易》之旨;于泰山孙复之门,从姜至讲《洪范》;在关中留心张载之学。创景迂学派,主要弟子有朱弁、王安中。他守司马光疑孟之说,不喜《孟子》,奏请去《孟子》于讲筵。认为“六艺之志在《春秋》”,而纷然杂于释、老、申、韩不知其弊,是因不学《春秋》之过。其说经不苟同于先儒,以为博学而不阙疑,是诬先哲而欺骗后生。攻击王安石“新学”,尤不遣余力,指责害教,则三纲五常绝灭。言天不足畏,凶德不足忌,百姓或可骚扰之类,是害教。指鹿为马、一时跋扈之言论,颠倒破坏先王的格言,以天下为鹿而指之;不亦甚乎!又言王安石不应配享神宗,也不该配享孔子。他承袭张载之说,强调“闻见之知非德性之知”。崇尚《中庸》,其书曰“戒慎”、“恐惧”,是言诚。事上之道莫若忠,待下之道莫若恕。无为其所不为,能正其行为。无欲其所不欲,则能够正其心。主张人应志于道德,功名不足论。志在功名,富贵则不足论,志在富贵,则其与功名背道而驰。古人则顾是非,不顾利害。若顾利害,为古人所耻。而今人连利害亦不顾。古人责名必责实。但责名为古人所耻,今人名亦责。治学主张,论理,论自己之所当为,应以根本论。论事,论人之所当为,须从事势上论。其说专主北学,凡诂训多取许叔重《说文解字》、陆德明《音义》。亦采掇僧一行、李鼎祚、陆希声、王昭素、胡翼之等人所论。晚年颇信佛学,日诵《法华经》,自称“国安堂老法华”,又称“天台教僧”。吕东莱评谓“其学固杂,然质厚而少穿凿,可取者多”《宋元学案·景迂学案》)。在理学发展史上有一定地位。

晁说之简介、晁说之个人资料出自晁说之的作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魅力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https://www.meili999.com/profile/1270.html

发布于:2016-06-04,热度:
 

晁说之的诗词

晁说之的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