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观《春日》有感

  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

  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

  ——宋·秦观《春日》

  春日,是调色盘。

  岁月,是染色人。

  时光是极浓盛的色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取山峦黛色眉笔,描蔷薇、芍药微雨的淡妆,把谷雨节坠入玉盘的雨珠染作女子相思泪,等那个男子用一生一世的时间替你抹泪。斟春酒,酌清茶,春将落幕,夏要上台,岁月匆匆不留情。秦观颂春,却又惜春。他是男子,却又用女子柔婉脉脉的情意写岁时韶华。

  彼时年少,喜欢读浓丽婉美的宋词。不爱豪放派的金戈铁马、气壮山河,是因为总觉得悲壮的人生是很多年以后的体会,少时,就应该读一些不痛不痒的字句。秦观的词,柔到极处,是轻弹便破的情。恸到极处,是一语成谶的怨。隐微且艳丽,伤情又哀戚。

  秦观作的这首《春日》,婉约且清丽,以芍药、蔷薇抒情,用清新造境。

  起句“一夕轻雷落万丝”十分地盛大。夜阑人静时分的一声轰隆雷鸣,吵醒了含苞欲放的娇嫩花朵。绵绵春雨如针细,似丝线,勾勒了一幅柔软的春日谷雨图。

  这一句中,词人“轻”和“丝”两个字用得十分精当,也很妥帖自然。秦观本是把花喻为女子,所以丝丝雨声似女子脚步声,轻巧温婉。宿雨过后,翌日起来,万事万物生机勃勃,田园人家准备摘茶播种。

  接着,秦观又作“霁光浮瓦碧参差”一句,经过宿雨的洗刷,瓦片十分干净,宛如碧绿翡翠,晶莹剔透。小雨过后初晴的暖阳照射在粉墙黛瓦上,碧瓦间光影惝恍迷离,似湖水,有粼粼波光。秦少游多情哀婉,细腻情思胜过深闺之中的女子。

  “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绵绵春雨后,盈在芍药花瓣上的雨珠似女子愁情哀怨的泪珠,需要心上人拂去,才能解救她们风花雪月里的孤伶飘摇。也难怪,芍药又名将离。而那一朵蔷薇花,似把谷雨节的雨水当成了酒来饮,醉醺醺地卧在枝桠上,芳姿妩媚,花色溢着缱绻温存的情意,太过销魂。

  张炎评价秦观说:“秦少游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这首诗正如秦观所写的词那般,表面清丽柔弱,情分却幽婉薄凉。最后两句中,“含”、“卧”二字极富表现力。把花当作女子来写,写娟秀道柔情,用拟人与对偶的手法赋予植物女子婉弱柔肠的情愫,形象生动,十分精妙。

  闺阁女子春愁似雨丝,四处飘坠,没有归期。温婉多情的女子,你若是清风,我便是皎洁的明月;你若为花,我便是衬托你的幽草。世人常以花明写女子的娇、嗔、痴,独他秦观用女儿家的口吻与独树一帜的柔媚手法叙写春日,想象奇特。

  季春三月,谷雨节气,有欢声笑语的上巳节,即以农历三月上旬的巳日为节。是日,男子白衣飘飘,腰佩美玉,风度翩翩;女子花容月貌,手执香扇,笑语盈盈。男女们结伴踏青,闺阁情愫蔓延荡开,相互小声私语,互许情缘。同时,男女老少们还兴舀河边春水洗去旧日的晦气,或是采摘草药沐浴,祈祷岁岁平安,百病全无。上巳这日,人们在惠风和畅、丝竹管弦之中享受人间四月的幽情美。

  《荆楚岁时记》中南朝梁宗懔这样记道:“三月三日,士民并出江渚池沼间,为流杯曲水之饮。”上巳节这日,晋代文人墨客之间流行一种名为“曲水流觞”的酒令游戏,名士们择天朗气清、花开似锦的良辰日,雅集于溪亭上抚琴吟诗,对酒作歌,下棋品茶。

  曲水流觞亦称为曲水流杯,这游戏是雅趣的。文人们分别守在溪流的转弯口,然后将盛着酒的杯子放在水面上顺水漂流。杯子停留在谁的面前,那人便要端杯豪饮,再即兴作诗。有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为证。

  农历三月三,谷雨上巳节。汉代百姓修褉驱病,魏晋文人曲水流觞。唐代女子陌上踏青,男子骑射比拼。春光暖媚,荠菜花美。另外,秦观的这首《春日》词中提到了蔷薇花,而司掌四月蔷薇的花神为南朝陈后主妃子张丽华。

  初时,张丽华是江南秦楼楚馆里的歌妓,长发披肩,风姿绰约,笑靥似蔷薇花色,一抬眸一低眉间,勾魂摄魄,赢得无数男子的倾慕。可是,旧时年代里,又有几个女子愿为歌伶卖笑生活?她想要的生活,无非是与相爱之人隐居于炊烟袅袅的渔村,男子划舟打渔,她则在院中织布,生儿育女,朝耕暮收,过着云淡风轻、与世无争的美好宁静生活。

  岁月是女子的一声哀叹,不知不觉间竟老了许多。待张丽华洗尽了烟花铅华,已成为了南朝后主陈叔宝的宠妃。但陈叔宝名声不好,整日沉湎于声色犬马中,荒废朝政。陈叔宝贪恋张丽华倾国倾城的美貌,为她建造宛如月宫般雕栏玉砌的贵宫,整日与张丽华如胶似漆,饮酒作乐。更把她比为天上仙子,下令命后宫之人称她为“张嫦娥”,还为她修建了美轮美奂的结绮阁。

  所谓的盛世美好,就是戏台上的一折戏,终究是要曲终人散,坠入烟云。

  彼时,时局紧张,正当陈叔宝与张丽华夜夜笙歌时,北方隋朝做好了精密的布局随时准备攻城。公元588年,隋文帝杨坚对陈叔宝一网打击,令他措手不及,溃不成军。落荒而逃的陈叔宝携宠妃张丽华与袭、孔二贵嫔一起躲于后花园的枯井中,但最终还是被发现。

  杨坚早已听闻了张丽华的美貌,想占为己有。可身边大臣极力反对,说美人误国,应立即处死。于是,士兵们把陈叔宝与张丽华等人拉了上来。张丽华的胭脂口红不小心擦在了井边上,过了许久居然没有掉色,色泽竟还十分清晰,让士兵觉得惊奇。

  爱是怆然的落泪,前生朝拜的夙缘。眼看已然成为别人随时宰杀的羔羊,张丽华思来想去,决定投井自杀。于是,她泪眼婆娑,望着陈叔宝说了一番缱绻哀伤的话语。陈叔宝,别人都说你荒淫无度,但此生已是你的人,已很圆满。你为我遮挡世间风霜雨雪,来世,我要用生命来爱你。

  张丽华说完这番话,趁人不注意便纵身跳井。杨坚立即命士兵打捞尸身,可士兵回报说井内漆黑一片,有暗河,无法落底,很是奇怪。张丽华死后,据说每年蔷薇花盛开的季节,胭脂井边都开满了红色蔷薇花,伴着微雨盛放在荒寂小院内,花事昌盛又悲凉。

  生时,张丽华在陈叔宝身边执手相依的陪伴;死时,她亦要把最悲痛的泪水在你怀抱里流淌。你是我眼里的沧海,让我用一生的泪水都哭不尽对你翻江倒海的留念之情。

  花开花落都是悲,满纸沧桑皆是怨。

  如若可以,她企求能在三千弱水里舀一瓢时光水洗去一身的才华与美艳,做一个江南水乡里素朴平淡的妇人,与良人执子之手共度一生。可奈何红尘是戏台,我们是自己的撰书人,一切剧情在出生的那一刻早已经写好了。

  我很庆幸,那些相遇过的人与我同台演出了这一场时光戏。

  千秋霸业已是陈迹,蔷薇美人一夕沧桑。

  雨急风斜的残春,折柳送走了落花。四月,结绳悼念蔷薇花神幽怨的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