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踏莎行》有感

  雨霁风光,春分天气。千花百卉争明媚。画梁新燕一双双,玉笼鹦鹉愁孤睡。

  薜荔依墙,莓苔满地。青楼几处歌声丽。蓦然旧事心上来,无言敛皱眉山翠。

  ——宋·欧阳修《踏莎行》

  节气轮转,春分节气照例而来。这首词中光景,起于宿雨初歇,止于青山黛眉。欧阳修先咏春日韶景,后叹浮云旧事。这首《踏莎行》是养在宋词庭院里的杨柳深闺处,被欧阳修用女红精致的刺绣手法拈来,娓娓写一位闺怨女子在慢慢释放心中如春日一样丰盛的孤怨、幽凄。

  那女子,她以柳枝为丝线,将雨过天晴后的露珠穿成晶莹的项圈,然后再借碧波春水染门前青苔。词中的雨里青山之色,似女子的娥眉。而娇媚的花色,更如闺中女子粉嫩笑面。春分之日,鸟儿唱着婉转的歌谣,燕儿翩翩起舞,春风把柳条染成了鹅黄嫩绿。锦时佳辰,闺阁女子亦是梳了一个春分的发式出门踏青。

  春分,意味着白昼与黑夜平分相等。唐代徐铉在《春分日》一诗中写:“仲春初四日,春色正中分。”千花百卉争相斗艳的韶春时,花木茂盛,暖风和煦。古时田园人家过春分节气,男子要在田地里忙着春耕播种。女子则在路边择春菜(即苋菜,可拿来做“春盘”里的配菜),家中老人画春牛图贴在门前,庇佑生活与收成双丰收。至于小孩儿则三五成群地在院子中追逐打闹。

  农历二月二这一天,是缤纷琳琅的花朝节。是日,闺阁女子们精心梳妆打扮,发髻簪花,穿着节日的盛装一起去陌上踏青赏花,插柳扑蝶,赏红祈愿,然后采花回家或是酿酒,或是制成美味可口的百花糕。关于花朝节,《事林广记》一书中陈元靓记载说:“言浙间风俗,春序正中,百花竞放,乃为游赏之时。花朝月夕,世之所常言,月夕乃八月十五日。”

  繁花迷眼、莺飞草长的春分节气,古人除了有纯朴简单的寻常生活和盛大热闹的花朝节,还兴过春社(即春祭)。陆游作诗云:“萧鼓追随春社近。”古时春社,除了祭拜祖先,亦是祭祀土地公公以求五谷丰登、喜乐平安的民俗方式,以迎接春日土地神的到来。而秋社,则主要是送走土地神,叩谢神灵庇佑。但在我们这儿,春社被称之为“过社”,与清明上山祭拜已故亲人有关。

  三月春分社日,在我家乡这儿过社兴吃社饭。人们踏着熹微的晨光与袅绕的云雾进山,在山中祭祀亲人吃社饭。

  关于春日“社饭”的做法,是在进入了三月以后,老人、妇人在河边或山坡上采雨水后新鲜的蒿菜拿回家先洗净,然后再放到砧板上剁碎,装进纱布缝制的袋子里包紧后反复揉搓,去除蒿菜的苦水,沥干以后再和腊肉、野葱及糯米黏米一起,放在蒸笼里蒸制。在此之前,糯米、黏米一定要拌匀,这样蒸出来的社饭既不糯也不黏,吃起来更加爽口。

  制作社饭的工序并不复杂,关键是对火候的掌握和前期黏糯米要调匀。待饭蒸好以后,还能闻见蒿草、腊肉以及野葱碰撞在一起的浓郁香味儿,揭开盖子看见饭粒的颜色也十分光泽晶莹。吃的时候更可以配凉拌折耳根、香椿炒蛋、花生米等当下酒菜,吃得是大快朵颐。

  可奈何,姹紫嫣红的暖色春日,被欧阳修借闺阁愁妇女子闺怨的口吻拿来悼春怨春。梁上,新燕成双成对地出入飞舞,衬托着百花争媚的春日。房中,落单的鹦鹉在笼中独自哀伤独自怨,道出了女子的伶俜哀愁。她拿鹦鹉与自己相比,都被禁锢在空闺中,看看谁才是春日里伤花叹悲的断肠人。

  欧阳修用哀情的笔墨写思夫盼归的哀怨女子,蕴藉含蓄,用欢快的景衬托思妇内心的悲。比如,不远处飘来秦楼楚馆里女伶的美妙歌声,而思妇却忧心着自己心中朝思暮想的男子,兴许正和其他千娇百媚的妖娆女子耳鬓厮磨,软香温存。那时她也与他有过一段如胶似漆的恩爱时光,可奈何是露水情缘,匆匆了结。呵,世间男儿多薄情。想到这儿,她不由得掩面涕哭一回。别人春日陌上踏青,她却在闺中独自饮悲。

  这首词中提到名为“薜荔”的植物,能代表女子与生俱来的薄凉情结。关于薜荔,宋人朱熹在《楚辞集注》中说:“薜荔,香草也,缘木而生。”这种寓意,又何尝不是暗喻旧时女子一生一世都要如一株藤蔓植物,匍匐在情爱和男子的身上。

  如此,才能免去兵荒马乱年代里的流离颠沛、孤苦无依。你要知晓,古时男子便是天,是顶梁柱。

  欧阳修作“青楼几处歌声丽”这一句独具匠心,以秦楼楚馆中女子哀怨的口吻阐述心中紧锁的孤寂与忧悒。只是,面对着春日的花红柳絮,小女子杂草般芜杂陈旧的愁绪该如何理清。呵,女子不起眼的春愁只是如时光沧海中的一粒浮萍,何足挂齿。

  她理解的爱情,不是铮铮侠心,不需要怜悯。更不是乞讨,无须施舍。我爱你,你爱我,如此简单的两相情愿。只要是爱了,便不相负此生。可无奈,古时男子多是薄幸寡情郎,朝三暮四,让她的泪水差点儿哭成了沧海。

  是了,春将暮,人要老,旧时光不过一场锦盛花事。

  许是前生,你是荒凉幽径上的青苔,误把匆匆过路客,当成了至死不渝的托付。词中思妇女子的情,应是一味叫“独活”的中药,她以幽柔清丽的孑然姿态盛放于百花园中,却无人问津。

  彼时,你翻阅旧书,里面劝诫女子说要如一朵静默微小的花朵,待识得了世间的风风雨雨,看遍了形形色色的孤旅客,再择良人开放。于是,你信以为真,等待着。但你怎知,旧时女子最值钱的除了倾国倾城的容貌,别无其他。要说到才华,却是世俗之人口中所说的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悲哀。

  伤春、悼春向来是诗人或词人们入诗作词的绣线。

  你说你已经忘却我了,可我分明又沿着雪中你留下的脚印寻到了你。这一出戏,又该如何作解。所谓的欢乐,不过是虚假的造作而已。我要你记得,那些不曾被你珍惜的往事,都成为了我生命之中最难以磨灭的记忆。你别再问我是否还记得,因为我从未忘记过。

  这一生之中,无法考证的,岂止是那些来历不明的孤独,还有光阴字典上未曾记录的坎坷。

  我想作茧缚住孤独的千疮百孔,却未料想到孤独是一种意念的存在,而非具体的物象。也慢慢知悟,凡是与情感相关的感触,没有具体的存在,而是借某种方式表达体现。譬如悲伤时的哭泣、喜悦时的微笑、孤独时的独坐。

  有时候,也曾有过一切重新再来的贪念。但我明明知道生命从来都没有所谓的重新来过。很多事情都是我们一相情愿。回不去的就是回不去了,何必挣扎于一念之间的奢望?人世一场台上演戏,免不了曲终人散时人走灯灭,客离园寂。

  然而,我还是会借词中女子的口吻道一句,记得惜取韶华时、眼前人。莫待花事冶艳时,孤一人,空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