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应物《观田家》有感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

  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

  丁壮俱在野,场圃亦就理。

  归来景常晏,饮犊西涧水。

  饥劬不自苦,膏泽且为喜。

  仓廪物宿储,徭役犹未已。

  方惭不耕者,禄食出闾里。

  ——唐·韦应物观田家

  惊雷鸣,似手鼓,敲打着田园人家春耕的欢乐。

  仿佛是这样一帧暖淡的画面,桃花渐次脱下层层花衣,露出艳丽粉嫩的出水芙蓉之美,如须臾万变的晚霞,又似女子织的锦,缱绻绽放于枝头,李花衬托她的美。而后,黄鹂鸟在红花绿叶间跳跃歌唱,飞鹰已不见踪迹,斑鸠开始和着黄鹂婉转的声音一起歌唱。如是,惊蛰三候已过,田园人家热闹起来了。

  田园人家过惊蛰节气,是以雷鸣为记号,纷纷大雨过后,泥土变得湿润,蛰伏的虫子也钻出了地面。《夏小正》云:“正月启蛰,言发蛰也。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古人重视春耕,以惊蛰的雷鸣表示播种的开始,而雷声则唤醒了沉睡了整个冬季的老水牛,它们帮助农人进行春耕播种,故而有谚语道:“过了惊蛰节,春耕不停歇。”

  前四句“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韦应物用疏朗的手法,简淡的笔墨,写下远方观察到的田家。纷纷微雨过,百花渐次苏醒,小草也换上了嫩绿的春衫。轰隆的雷鸣提醒百姓们惊蛰节气已到,要准备春耕生产,田园少了闲人,农人们开始忙碌起来,准备下田播种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万物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田园光阴,生火的炊烟袅袅升起,鸡鸣犬吠,农家小院里飘溢着家中妇人做饭的淳朴香味。篱笆墙外,间或有邻里路过讨口水喝。素洁嫩白的李花在微风的吹拂下倩影摇曳,旖旎动人,尽显温柔。屋后的柳树掩映着初春清新的绿。远处,不知谁家女子哼着小曲,吟吟哦哦岁月韶华。

  是了。你为我研墨煮茶,我为你描眉写字。我们静赏春夏秋冬,闲翻岁月书卷。日子如这般,也是好的。

  在这首诗的前四句,“微雨”和“一雷”本是寻常字眼,但却以声音的动态美搭配着惊蛰节气,在韦应物的笔墨下具有了生命属性,代表着繁盛春日的热闹到来。故而明人胡应麟在《诗菽》中评价说:“有以高闲、旷逸、清远、高妙为宗者,六朝则陶,唐则王、孟、储、韦、柳。”

  韦应物的诗,似荷叶上清莹的露珠,可拿来煮茶,也可拿来直接品饮。浅饮间,能感受着植物般清凉的纯素之美,清冽之美,是属于田园青草的清芬香味。不比酒,太浓烈。

  田园人家,皆是粗茶淡饭,岁月无声,不像城市,有些人锦衣玉食,却没有推心置腹的人情味儿。而田园村庄,虽然闲寂,却有极深极浓的人情味儿。出门有山水,抬头是清风白云,低眉是芳草红花,邻里间聊一些日常琐碎,田间收成。

  生活是,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白天担水劈柴,闲坐院中看花鸟闹着春日。夜间灯下读书,翻一番老庄之道澄净内心。没有禅意,胜有诗意。田园光阴,似一杯淡淡的清茶,在岁月之水的浸泡中,愈泡愈入味。当我们忘却最初要抵达的方向、迷失自己时,记得用一盏茶的清冽洗去内心的尘俗,内省、照见。

  浮萍人生,落花光阴。你要是心中有诗意,走的每一步都有朗月清风相伴。你要是心中贪嗔痴,步步皆是穷山恶水。

  接着,韦应物写“丁壮俱在野”以下四句,由远及近写农人们春耕播种的劳作情景。翻地、播种、浇灌、生长、秋收。男子荷锄在田间忙活着春耕,间或休息时,与乡亲们抽着旱烟,笑谈明年谁家收成好要摆席请客。家中妇孺则在屋后的田地里施肥种菜。暮色收拢时,男子们还要把老牛引到西边的溪涧里吃水。虽然忙碌了一天很是辛苦,但想着家中妇人与稚子等着自己回家吃饭,看着春雨润过的麦苗,心中又很是欣慰。

  田间农夫们犁耙下栽种的,是光阴的故事、生活的希望,深深浅浅的翻土间,烙印着农人们对鱼米丰收的希冀。我们透过古人温雅闲趣的日常生活,获得内心清淡悠然,以禅意的情怀洗涤当下忙忙碌碌光阴里的况味。我们在书卷中,感受春夏秋冬的时令美。在书卷外,谈及光阴,写及生命,讨论得失。

  韦应物的诗自然淡静,不像宋词那般锦词丽句作妆扮,需要描眉雕琢。清人沈德潜在《唐诗别裁》中评价《观田家》说:“韦诗至处,每在淡然无意,所谓天籁也。”这首诗,是如春风修剪过的柳丝,暖阳染过的花朵,读来具有田园诗歌的清新雅淡,情味深长。

  我认为,赏读诗歌的态度,必须是眼泪与清水相溶合的态度,抹净被世俗污垢蒙尘的双眼,在清冽的双眼中看见花、人世、菩提。至于赏读词令,则可以走马观花。你不要深入地迷恋宋词,因为宋词是物哀孤寂的瘾,一旦耽溺沉湎,无法自拔,亦无人解救。

  全诗最后四句“仓廪物宿储,徭役犹未已。方惭不耕者,禄食出闾里”是诗人无奈的慨叹。仓廪,指储存粮食的仓库。徭役,则指战乱赋税的强制收取。淳朴和善的农人们虽然背负着生活的压迫,被各种艰难桎梏,但他们依然以乐观的态度面对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这首诗表面上写惊蛰春耕播种,深层意思是暗讽封建官僚的残暴统治与苛刻的剥削。诗中“不耕者”即是指官僚统治者。诗人怜悯田园农人们的辛苦,可悲自己不知盘中餐的辛苦。只关农事,无关风月,深刻揭露了旧时社会里深恶痛绝的残忍现实。但无奈,诗人无法帮助农人们摆脱被压迫的命运,只好写诗填补心中的遗憾。

  纸短情长,春宽梦瘦,情忧化作怜悯泪。

  我与这首《观田家》的相遇,就像是惊蛰节气,声势浩大而来,清寂微小告别。下一页翻开的,是草长莺飞的春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