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拟古九首(其三)》有感

  仲春遘时雨,始雷发东隅。

  众蛰各潜骇,草木纵横舒。

  翩翩新来燕,双双入我庐。

  先巢故尚在,相将还旧居。

  自从分别来,门庭日荒芜。

  我心固匪石,君情定何如?

  ——晋·陶渊明《拟古九首(其三)》

  想来,我应是陪天涯孤旅人一起跋涉的草鞋,是他们袖袍里沧桑的风,或是他们杖头挂的酒,可以陪诗人词家们豪饮光阴的况味。这一次,我当了一回尘世中的一粒风沙,流浪进东晋田园诗人陶渊明笔下所写的惊蛰光阴。

  时令更替,仲春二月,万物被雷声吵醒了,细雨微风沐浴着花木悄然绽放。枕着一本《陶渊明集》浅眠,思绪氲着淡淡的墨香,在恍然的一帘梦中,仿佛来到了南山,看见阡陌上行走的三三两两农人,看见水边捣衣浣洗的女子,看见山中荷锄耕种的男子,看见篱笆围成的小院内,老人搬着木板凳坐在门口晒着太阳拣菜,孩童竞相追逐嬉笑打闹。

  梦里韶光,一晌贪欢。世人都在做一场叫做红尘的梦,我们在梦中,演绎着彼此的繁华三千,花好月圆。但总有日薄西山,枝头花落的一天。于是,我不再贪恋南柯一梦,不再贪恋镜花水月。一声雷鸣惊醒后我方才知晓,凡是迷恋的,终将如云烟散去。唯有抓好当下的这颗棋子,才能落子无悔。

  《札记·月令》中写:“雷乃发声,始电,蛰虫咸动,启户始出。”惊蛰雷声鸣,来年好丰收。关于惊蛰时节的雷声,宋代仇远也写:“坤宫半夜一声雷,蛰户花房晓已开。野阔风高吹烛灭,电明雨急打窗来。顿然草木精神别,自是寒暄气候催。唯有石龟并木雁,守株不动任春回。”雷声,是一种农事提醒,告知农人们该打起精神耕地播种了。

  春来日暖,桃花渐红柳深浓。陶渊明的这首诗闲淡素朴,透露着一种淡菊清高自守的情怀。前四句“仲春遘时雨,始雷发东隅。众蛰各潜骇,草木纵横舒”,陶渊明用“时、始、潜、舒”四个平淡无奇的字眼描摹出了惊蛰节气时草木绽放,蛰伏冬眠的虫子们蠢蠢欲动的景象,犹言春光临近,花木舒放展叶。

  整首诗中,陶渊明寄情于景,不仅写出春日田园的惊蛰农事活动,同时又以双燕的热闹反衬自己内心的幽独孤寂。对燕相诉的无奈,表明了陶渊明对于世事无可奈何的挣扎与矛盾心理。但陶渊明的内心,又始终是淡泊的、清明的、忠贞不渝的。因为孤独,所以他更能于繁华尘世之中坚守,偏安一隅,在宁静的田园中,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其实这时光已经有情有义了,能在流年乱世之中守住孤独,自省,他还贪恋什么?烟火寄予的灿烂他不要。他只爱,山川草木的宁静平淡。

  诗的末尾四句:“自从分别来,门庭日荒芜。我心固匪石,君情定何如?”陶渊明用拟人手法,将堂前归来的新燕当成暌违多年的老友,久别重逢,自然激动不已,写得极其幽默风趣。他向归来的飞燕诉说心中的孤寂哀伤:他言尽管岁月已荒芜,记忆生了青苔,但也不会忘却自己最初(但使愿无违)的忠贞情怀。

  同时,陶渊明还借用《诗经·邶风·柏舟》中“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比喻男女对爱情的坚贞),用此典故来表达自己内心对田园山水的热爱之情不可动摇。

  清人邱嘉穗在《东山草堂陶诗笺》中叙说:“自刘裕篡晋,天下靡然从之,如众蛰草木之赴雷雨,而陶公独倦倦晋室,如新燕之恋旧巢,虽门庭荒芜,而此心不可转也。”陶渊明的诗,秀在一个旷然,趣在一个饮酒。他随遇而安、甘于平淡,在东篱种高洁淡泊的菊花,结出禅缘的宁静果。

  我要以柳枝为尺子,丈量南山下陶渊明饮酒赏菊的诗歌生活。陶渊明的隐耕生活宛如是一杯酒,我们都是品这杯酒的有缘人。在前世,兴许我们都以纯白的姿态遇见了一朵莲花。才于今生,修得了一份淡泊宁静的禅心。读陶渊明的田园诗,就如饮了他酿的农家米酒,极香醇,回味无穷。

  世人都以浓艳华美的词藻取胜时,唯独陶渊明以空灵清远的田园意境,以及日常闲趣的质朴情怀取胜。陶渊明写的《拟古九首》全诗,没有藻饰,也没有奇词异句。如同这首诗,风格清远脱俗,格调淡雅冲和。他是躬耕田园的隐者,以乐府诗歌的手法来写田园清淡的光阴生活,抚今悼昔,感慨岁月沧桑,风云突变。人生缘起缘灭,日子似乎是一盏灯火,一明一灭,迅疾老去。

  惊蛰时节的雨水,宛如女子的说话声,极轻。而一声雷鸣,打破了她们的深闺春梦。在古代,人们认为惊蛰节气这一天沉睡的巨龙与虫兽一起苏醒,而龙,一直是古人最尊敬的神灵象征。故而,惊蛰期间有二月二与龙抬头的民俗活动。

  二月二,亦称“中和节”,滥觞于唐代,与祭祀日神有关,也是古人们对于幸福美好生活的祈盼。

  唐代百姓过二月二,很是热闹。雨霁初晴后,陌上女子穿新衣,手执团扇相邀出行。李商隐作诗云:“二月二日江上行,东风日暖闻吹笙。”袅袅清风拂柳丝,腰间佩玉的文人墨客饮酒吟诗,赞颂春日的盛美。而那些姿态美艳的女子宛如是千娇百媚的春景,待蓄积花色饱满以后,以喷薄的姿势渲染整个春季的韶华。

  宋代百姓在二月二期间,流行在田园路边采菜,俗称“挑菜节”,是一种踏青赏春的行为。尤其是当时的王公贵族们还兴在自己的府邸摆“挑菜”席,宴请宾朋好友。南宋陈元靓编撰的《岁时广记》卷一中引《壶中赘录》提到:“蜀中风俗,旧以二月二日为踏青节,都人士女络绎游赏,缇幕歌酒,散在四郊。”此外古人在惊蛰期间还流行吃梨,吃了表示才有力气干农活。

  关于龙抬头,是指蛰伏藏冬的巨龙被惊蛰节气吵闹的雷声惊醒了,巨龙怒吼便会刮起大风下倾盆大雨,人们认为是神龙赐福,能庇佑百姓这一年的鱼米丰收、风调雨顺。古时,百姓们以物换物。那么,我可否典当一段韶华岁月,用这支稚嫩的笔,换一段古人风趣的岁时节日。

  于今时今日的人们而言,我国的传统节日逐渐被外来节日所冲击,被湮没。虽然有些与节气相关的民俗活动都已逐渐被淡化,日渐式微,甚至是以简单了事代替烦琐隆重。但我想,无论岁月如何沧桑,世事如何更替,我们都不要忘却了那些代表古人生活情趣与智慧的岁时节气。要是你把回忆都写烂了,岁月都说穿了,可我仍愿意你当时光的说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