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不为吹愁去,春日偏能惹恨长。

出自: 贾至 的《春思二首·其一

全文

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
东风不为吹愁去,春日偏能惹恨长。

译注

春风依然不能为我吹散烦恼忧愁,我的愁思怨恨偏偏在这春天一直滋长。

说明

  贾至在唐肃宗朝曾因事贬为岳州司马。唐汝询在《唐解》中认为贾至所写的一些绝句“皆谪居楚中而作”。这首诗大概也是他在贬谪期间所写。此诗首句点染出春草丛生、柳丝飘拂的生机盎然的画面,次句以写气图貌之笔传出了花枝披离、花气氤氲的浓春景象,前两句写足了春景,后两句转而写诗人的愁恨,以前两句反衬后两句,所要表达的愁恨显得加倍强烈。诗中表达的愁恨,看来不是一般的闲愁闲恨,而是由他当时的身份和处境产生的流人之愁、逐客之恨。

赏析

  “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两句,描写春景,写得味道十足。首句选取了春天代表性的两种景物,把春草丛生、柳丝飘拂的景象点染得十分明媚。次句又选取了桃花、李花两种花儿,为画面添加了红白二色,使得色彩更加丰富。“历乱”二字,写出了花枝披离、花气氤氲的浓春景象。但同时这二字流露出一种令人厌烦的感觉,仿佛作者并不喜欢桃李,为下两句写春愁埋下了伏笔。
  “东风不为吹愁去,春日偏能惹恨长”两句抒写愁与恨。前一句埋怨东风冷酷无情,不懂得为自己遣散愁绪。明明是诗人自己愁重难遣,却怨起了东风,埋怨它能吹走严寒,吹走阴云,却吹不散自己的愁云。末句,诗人还责怪起春日来,说它故意惹恨,还把恨引长。实际上,这也是作者因愁闷而百无聊赖,以至产生的度日如年之感。诗人反过来怨东风、春日,在诗义上便有婉曲之妙,其立意就更新奇,遣词就更有深意。
  这首诗作于诗人被贬期间,因此,诗中表达的愁恨,并非一般的闲愁闲恨,而是逐客之愁之恨。这种愁恨深深植根于诗人内心之中,是不可能因外界春光的美好而消除的。所以,尽管“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在作者看来,这些美景都是值得怨恨的。

↓ 往下拉,下面的文章更精彩 ↓

贾至的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