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出自: 欧阳修 的《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

全文

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译注

人生自是有情,情到深处痴绝,这凄凄别恨不关涉楼头的清风,中天的明月。

说明

  《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是北宋学者欧阳修的词作品,作于景佑元年(1034)春三月西京留守推官任满离洛之际。欧阳修为北宋一代名臣,除德业文章外也常填写温婉小词,这些抒写性情的小词,往往于不经意之中流露出自己的心性襟怀。此词咏叹离别,于伤别中蕴含平易而深刻的人生体验。

赏析

  欧阳修的词常带有一种理性和理念,这句亦不例外。“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是对人之情恨的一种理念上的思考和解答,将眼前一件情事的感受推广到了对于整个人世的认知。什么叫做“此恨不关风与月”?风月是自然界最常见的意象,后来常被用作指情爱之事。风和月本来是没有感情的,风无形,来去无踪;月有阴晴圆缺,明暗望朔,都是自然界的基本规律,并没有人为的喜怒哀乐。所以说,风和月哪里懂得人间的情和爱?所谓的风月有情,一切都来自闻风望月之人本身。人有情,则风月也变得多情,人无情,风月亦冷漠。
  周颐其《蕙风词话》中曾说过“吾观风雨,吾览江山,常觉风雨江山之外,别有动吾心者”,与词人这句词不谋而合。什么是情痴?情痴乃痴情之人,情痴观万物,则万物皆可断肠,欧阳修本人也是性情中人,这首词咏叹伤别,却于伤别中领会极深刻的人生感悟。

↓ 往下拉,下面的文章更精彩 ↓

欧阳修的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