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难

作者: 卢照邻

原文

君不见长安城北渭桥边,枯木横槎卧古田。
昔日含红复含紫,常时留雾亦留烟。春景春风花似雪,
香车玉舆恒阗咽。若个游人不竞攀,若个娼家不来折。
娼家宝袜蛟龙帔,公子银鞍千万骑。黄莺一一向花娇,
青鸟双双将子戏。千尺长条百尺枝,月桂星榆相蔽亏。
珊瑚叶上鸳鸯鸟,凤凰巢里雏鹓儿。巢倾枝折凤归去。
条枯叶落任风吹。一朝零落无人问,万古摧残君讵知。
人生贵贱无终始,倏忽须臾难久恃。谁家能驻西山日,
谁家能堰东流水。汉家陵树满秦川,行来行去尽哀怜。
自昔公卿二千石,咸拟荣华一万年。不见朱唇将白貌,
唯闻素棘与黄泉。金貂有时换美酒,玉麈但摇莫计钱。
寄言坐客神仙署,一生一死交情处。苍龙阙下君不来,
白鹤山前我应去。云间海上邈难期,赤心会合在何时。
但愿尧年一百万,长作巢由也不辞。

翻译

君不見長安城北渭橋邊,枯木橫槎臥古田。
昔日含紅復含紫,常時留霧亦留煙。春景春風花似雪,
香車玉輿恒闐咽。若個遊人不競攀,若個娼傢不來折。
娼傢寶襪蛟龍帔,公子銀鞍千萬騎。黃鶯一一向花嬌,
青鳥雙雙將子戲。千尺長條百尺枝,月桂星榆相蔽虧。
珊瑚葉上鴛鴦鳥,鳳凰巢裡雛鵷兒。巢傾枝折鳳歸去。
條枯葉落任風吹。一朝零落無人問,萬古摧殘君詎知。
人生貴賤無終始,倏忽須臾難久恃。誰傢能駐西山日,
誰傢能堰東流水。漢傢陵樹滿秦川,行來行去盡哀憐。
自昔公卿二千石,咸擬榮華一萬年。不見朱唇將白貌,
唯聞素棘與黃泉。金貂有時換美酒,玉麈但搖莫計錢。
寄言坐客神仙署,一生一死交情處。蒼龍闕下君不來,
白鶴山前我應去。雲間海上邈難期,赤心會合在何時。
但願堯年一百萬,長作巢由也不辭。

鉴赏

(暂无《行路难》的鉴赏)

↓ 往下拉,下面的文章更精彩 ↓

卢照邻的诗